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147期一版  

2017-03-10 15:5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会30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上海台球人讲诉上海台球故事
  2017年是上海市台球协会建会30周年的重要历史时刻,“我与上海台球30年”征文是协会系列纪念活动中的一项。征文通知发出后,勾起了上海台球人对30年往事的无限思绪,台球周刊从本期起陆续刊登满含激情岁月美好回忆的征文。
  
   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曹政宁 
   特约记者 朱磊
   专题摄影 特约记者 朱磊

◆金承和
那些年在上海玩斯诺克时髦反骨
  今年我已经72岁了,说起球龄也超过55年,斯诺克早就是我生活的组成部分了。我最早接触斯诺克还是在1960年,当时我家在虹口区,我们家住二楼,一楼就是球房,每天吃了饭必然要去球房转一圈。那一年我刚满16岁,还在中专念书,上海的球房都不超过五六家,当时一个月工资也就40多元,打1小时球起码4角,贵一点要7角,也算是高消费了。
   在那个年代,玩斯诺克不仅是时髦,甚至有点反骨。所以刚起步的时候,我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老师,遇上球房里的高手就跟着人家学,以前打球就是不务正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头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哪怕到了结婚以后,我老丈人还觉得打球太花钱,好像是败家子。
   虽说周遭也有过误解甚至质疑,却并没有影响我对斯诺克的一腔热情,日积月累经验越来越丰富,球技也是不断增长。1982年斯诺克在上海再度兴起,在各家球房联合举办的业余赛事中,我拿到了首个冠军头衔,那次参赛的球员不多,16个人,虽然也是比赛,但当时打斯诺克的相对比较少,竞技性不像现在那么强,主要还是一种娱乐。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国内斯诺克赛事逐渐增多,业余爱好者之间交流切磋的机会也随之增加,我本来还有机会参加全国范围的比赛,可惜因为一次胸腔手术,考虑到身体方面的原因我逐渐退出赛场,但出于对斯诺克的挚爱,我却并没有因此离开这项运动,1987年的时候,我开始转型当裁判。一方面是手术之后打球多少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年龄上去了,球技也确实是大不如前。
   作为沪上最早的一批专业台球裁判,我曾经担任上海台球协会裁判委员会主任一职,二十多年前和他一样站在球桌旁担任赛场执法官角色的才不满二十人,一直到了1995年,裁判队伍才逐渐扩大。以前是很多业余球手才会去考裁判,其他人根本就想不到,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年轻人对台球稍微有点兴趣,就会想到来试一试。
   子女都在国外,我自己晚年生活可谓无牵无挂,斯诺克就是最好的“伴儿”。现在我们这些相识了几乎大半辈子的老球友们还经常出来活动,每周找一天打打比赛,跟苏州、昆山两地的老年台球爱好者搞巡回赛。我总觉得年纪大一点不要紧,我们这里80岁的还在打球。老年人打球也是锻炼身体,尤其是对颈椎,活动量也比较适当。好多人以前不打球,上了年纪反倒摸上了球杆。唯一的问题是,现在要打准可不容易,因为手脚不听使唤了!

◆蔡灿淼
别以为知识分子只会纸上谈兵
  上世纪80年代,我在冶金局里负责抓文艺和体育,当时要求全民参与运动,局里就开始琢磨起要搞有冶金特色的活动来,考虑到我们这里都是钢铁工人,平时工作非常繁重,体力肯定不行,那么就想搞点边缘体育,于是选中了台球、桥牌和轮滑。选择台球一则不是太累,二来它又具有智能型可以开发思维,从那时起局里所有工厂、38个单位开始大规模地学起台球来了。
   说到冶金行业、工程师,人们总会习惯性地把他们同图纸、锅炉之类的东西联系在一起,那么当他们拿起球杆又会如何?实际上这样的搭配也曾经产生过非常强的化学效应,这点我是亲眼见证的。当时要求厂里领导必须会台球,而且我们也不是去球房训练,而是在厂里购置台球桌,搞起了培训班,后来参加打比赛时还是集训制。
   就这样高工、总工乃至副厂长都开始走上了球桌,别以为知识分子只会纸上谈兵,工程师打起台球来也是有模有样,只要带出去每次比赛至少要拿1到2个冠军,系统里国际裁判也出了好几个。当时我们对台球是一腔热情,有的厂长为了台球甚至放弃自己的工作,专门带教小的球员。
   我其实主要还负责抓比赛,打虽然也会,但毕竟是其次的。至于后勤中,打个比方说买球桌就是很重要的一项。每个单位都要有球桌,这个量可是非常惊人,于是我找到了时任台球协会秘书长乔国权,我很明确地跟他说,所有球桌都找他买,但有两个条件,首先是价格必须最优惠,其次绝不收回扣。而他要做的是必须给我们维修,翻台面什么的要随叫随到。要知道,当时的球桌在万把块左右,一张往往可以有两三千块回扣,但我完全不认可这种“潜规则”,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后来我们总共买了42张球台。
   每到比赛,就是我最忙的时候,当时很多都是全脱产培训,至少要保证一周两次训练,一练就是两个礼拜,开假条、打报告是必需的。而比赛开始后也丝毫轻松不得,比赛往往从8点要打到半夜一两点钟,他们打球,我们就在旁边候着,准备好热咖啡、夜宵,毕竟这后勤保障工作也很重要,大家才能安心比赛。如此枯等我也从无怨言,毕竟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事业。
   我一生爱好就是体育,办起比赛来就是没日没夜在忙,一连几天不睡觉也是常有的。无论做什么都要全力以赴,这个信念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陈鸿康
此缘难解一辈子
  近闻上海市台球协会启动建会30周年活动,顿时心生慷慨。在80多年的人生历程中,收藏和台球,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
   因为从事体育工作的缘故,体育收藏花费了我半生精力,连自己的住所都变成“鸿康体育文化收藏馆”,免费对外开放。在2万余件藏品中也包括了部分台球资料,前不久上海市台球协会副秘书长朱磊还特意冒雨来访,翻阅历史资料,让我颇感欣慰。
   说起与台球的不解之缘,那比收藏还要早好多年。上世纪50年代初,我16岁,在父亲同事的带领下,我第一次走进了老上海的弹子房——“荣宾”,开始了当值的生涯,主要是记分、陪练,这也算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一干就是五年,直到1956年应征入伍。
   作为第一批民兵去舟山服役三年,我再也没碰过台球,原以为它已经成为生命中的过去。但有时命运就是这样神奇,一下子又把我带回了台球圈。1959年,我因伤退伍时,按照政策我必须回到入伍前的单位。只不过1956年公私合营后,荣宾已经不复存在,我便被分配进入了黄浦区体育系统。1987年,上海市台球协会成立,我因工作需要又加入进来,可以说兜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加入协会后,我又成为全国最早的一批一级裁判,那时候国内还没有国际级裁判,有次去国外比赛,外国人就说50美元就能申请国际裁判了,我不愿意这么做,毕竟我是代表国家出去的,组织观念很强。
   应该说,上海台球的30年发展我是一个亲历者,也见证很多对上海台球运动、中国台球运动具有重要影响的比赛和活动。随着年龄的老去,我也逐步退出了一线工作,但上海台球的发展始终是我的牵挂。也承蒙历任协会领导,每逢年会等都会给我送来邀请函,让我与老朋友们有相聚的机会,同时也认识了很多年轻的裁判、工作人员。也正是因为这样,越发让我感觉,自己非但没有离开上海台球,而且越走越近。
   从青春小伙到耄耋之年,结缘台球一辈子,真诚希望上海台球事业人才辈出,蒸蒸日上,这也是我们老一辈台球人的共同心愿。

◆陆家明
开球房体验人生沉浮
  我的球房叫新新桌球俱乐部,其实要说新也不新了,去年10月10日我们举办了创立20周年的庆典,20年过得真的很快,我自己转眼也快55岁了。
   会踏进这一行完全是一次偶然,当时只是陪朋友去球房转转,即便到后来做起球房来,也没想到会做到现在。至于经济效益什么的更没有想那么远,只是单纯地觉得台球是项不错的健身活动,又是一个很好的交际手段。只是无心插柳,我没想到会一家家店开下去,不仅把新新的品牌做大做强,业内外影响力也是首屈一指的,这么些年来,我自己从不懂到懂再到喜欢这项运动,所想的无非是把俱乐部做好而已,都说做一行怨一行,能做到自己喜欢的事业这太难得了,而从我自己所想,我希望新新的意义并不只是一间球房而已。
   还记得1996年时我的第一家球房,新新桌球俱乐部腾龙广场店在新昌路88号开业,其气势之宏大、生意之火爆,恐怕至今难有超越。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人生有起有伏,生意也是如此,有开店,也会有关店,今年年初,兰溪路店租约到期,看着曾经创造了奇迹的球房歇业了,我心里也是酸酸的。但人生就是这样,我总对自己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经得起辉煌,耐得住寂寞。
   钱是赚不完的,人生最重要的是生活质量,是要发自内心地开心,这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人生中总有诸多烦心之事,现代人生活节奏如此之快,往往一件事没做完下一件便接踵而至,对于这些,我的想法是要停下自己的脚步,找个地方静思一下。所以每隔半年、一年,我都会去找个地方一个人静下来去想一想。面对着大海,有时候一个晚上一个人在那里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心胸会开阔不少,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也会豁然开朗。
   三十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上海台球协会成立至今整整三十年。三十年协会所做的一切有目共睹,三十年也一直处于全国各地台球协会的领先地位。这不仅凝聚了上海所有台球人的心血,更凝聚了上海台球协会全体同仁的努力和付出。三十年,对生命而言,是一个黄金的年龄,也是一个奋发向上努力前行的年龄,更是一个再创辉煌的年龄。衷心祝愿上海台球协会值此而立之年,团结一致,同心同德,迎来新的三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