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147期二版  

2017-03-10 15:5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个钟头五毛钱开始打球

  记得在我年轻时,球房里没有美式球,只有“开伦”和“比利”。上海人管“比利”叫“落袋”,所用的球台和现在的斯诺克一般无异,台面上两白一红三个球,开伦、扑脱、奥夫得分。等到我打球的时候,台球在上海已经流行了很久了,从解放前开始能去弹子房的绝大多数都是有钱人。至于我呢,可以说台球文化在我们汪家是世代沿袭的,我也是受了父母的影响学会了打球。
   我今年76岁,球龄也要快70年了,小时候经常去北京路河南路的北京里打球,一个钟头五毛钱,五毛钱当时抵得上一户人家一天的小菜铜钿呢。读书之余的空闲时间就会到附近的弹子房去打球,那时球馆的规模都是很小的,一张、或二三张小桌,主要就是打落袋。“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弹子房就被取缔了,再有球打已经是十多年后的事了。因为台球打得好,1979年我被调入轻工业局下属的上海香料厂厂办,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份相当吃香的工作。那时候是戴维斯的鼎盛时期,看他的录像比较多,很喜欢他的球风。
   上世纪80年代初,台球虽已复兴,球房依然很少,华山路乌鲁木齐北路口有一家,是开在网球场里的,全场只有四张斯诺克球桌,但全上海的好手都会来打,还吸引了很多有兴趣的年轻人,后来他们中间出了不少冠军乃至国手。
   年纪渐渐上去以后,我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了招收学生上,有人说我是上海最年长的一线教练,是不是最年长我不知道,一线工作确实是一直在继续。我带的学生范围也很广,从够不到球桌的小孩到朝九晚五的白领,有零基础的,也有打过一段时间希望能有所提高的。总之,只要愿意来找我学,无论底子怎么样,能教的都会去教。
   当然我最得意的门生中有一个就是我的儿子汪旻,他会打球也是因为我的关系。年轻的时候我参加了不少比赛,儿子经常会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名字,当时他还瞒着我,放学以后自己偷偷去球房学球。后来有一次我受邀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举办的斯诺克擂台赛,最后成为擂主,于是慕名而来跟着学球的人越来越多,最终只好把课堂搬去了一家厂房的台球室,那个时候围在球桌旁的学生里头就有我儿子。
   他拿过业余比赛的冠军,现在和我一样也当起了斯诺克教练,有时还在电视台客串嘉宾解说,儿子也喜欢来我球房玩,斯诺克也许就这样从我家世代传下去了,我经常这么想。

■李臣荣
朝阳当年做的是稀罕事

  1983年我创办了上海朝阳台球用品有限公司,做起了台球这一行,放到现在也许没什么,在当时绝对是件稀罕事。“改革开放”之后,所有文体项目都在恢复,台球也在其中,但规模并不大,协会也还没有成立。有没有比我们更早的企业这我不知道,但至少在那时,我们是走在潮流尖端的。
   凡事要趁早,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我们厂最顶峰的时刻应该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朝阳牌球桌占据了中国市场80%的份额,全国各地的供应商捧着现金在朝阳厂门口排队提货,但得到的答案往往是来不及生产——断货。1986年,在北京举办了第一次全国性的台球比赛“樱花度假村杯”,作为上海台球的龙头企业,我们义不容辞,这次比赛我共出资3万元。现在你看看3万元不多,30年前,在职工月平均工资36块的时代,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当时队中几乎汇集了上海所有的顶尖高手,如孙麟伯、周明星、蒋绍国等都在上海队的名单上,并一举夺走了赛事6块金牌中的4块,这是上海第一次在中国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实力,我也感到很荣耀。
   中国的第一次全国9球比赛——“建国杯”1997年在上海举办,出资赞助的也是我们厂。不夸张地说,从80到90年代,上海所有的比赛我们都参与了举办,我想这对上海的台球发展是有作用的。后来,我们也投入全套设备与上海市台球协会、回民中学三方联手,创办了全国首家具有体教结合特色、为国家培养优秀台球运动员的上海市青少年台球培训中心,此外也不断在这里为青少年办赛,我总希望尽自己的一点点力量,为台球事业做点事。
   5年前我们开始有意识地缩小了生产规模,到去年正式不生产台球产品,我自己也转行去做文化、教育方面的工作了。尽管如此,我对台球还是有感情的,毕竟这是我做了一辈子的事业,也经历过赞助沈阳世界女子9球锦标赛、菲律宾马尼拉世界10号球锦标赛这样高光的时刻,完全离开是不可能的。该帮助的帮助,该做的工作还是在做,总之尽自己所能,我依然关注着上海乃至中国的台球发展。

■胡恃曾
台球是我一生的朋友

  到了77岁的年龄,别人都对我说该在家休息休息、享享清福了,我也知道我年岁已高,但是因为我对台球的热爱,让我无法停下脚步。除了经常被基层单位聘为业余体育活动的台球教练之外,直至今天还是宝钢老年大学台球班老师,这些不仅是我愿意,更是我甘之如饴的事。
   我与台球之间的缘分要追溯到1953年了,当时我还是圣约翰青年中学(现和平中学)的一名学生,学校附近一个小台子球房进去看到有人在玩比列(3颗球),好奇心驱使我和他们玩了两盘,感觉兴趣很大。于是每当业余时间一有空就去玩,可以说是借着寄宿制学校课余时间充裕的机会,就这么机缘巧合地接触到了斯诺克。我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主要涉及力学分析,其实斯诺克也是力学范畴,要打好球还得从这些理论开始。用不了多久,我就对斯诺克入了迷,久而久之变成了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然而“文化大革命”让这项运动停了下来,并且一停就是十多年。恢复的时候,我已经在上钢五厂炼钢厂当设备厂长了,1986年我在厂里组建了一支斯诺克球队,随后在上海市赢得冠军。工作自然是第一位的,但我的业余时间除了进一步钻研设备专业外,所有业余时间大部分都花在台球运动上,经常观看世界高手的现场和电视转播比赛,学习他们的精确控球的杆法,特别敬佩奥沙利文、亨德利、希金斯等高水平的走位技巧和击球思路。
   1997年,我最后一次以球员的身份参加全国比赛,那一年我57岁,是全国赛年龄最大的参赛者,结果照样拿了个第三名。此后便正式转型成为一名斯诺克教练,曾担过中国工人队教练、上海市队教练,且被中国台球协会聘为中国青少年斯诺克培训中心上海市培训基地的首任教练,还为斯诺克特色学校回民中学编写教材。很多人叫我“老法师”,实际上我只是在这一行时间长了些而已,这些年里我带过的学生大概有千人左右,具体我自己也没算过。
   年岁不饶人,即便如此,我想只要我身体还行,对台球仍想做一些贡献。

■洪传芳
因为你们所以精彩
  二十年前,因工作需要,我被推到上海市台球协会秘书长的岗位,虽说自己也搞了几十年体育,但可谓隔行如隔山,对于台球项目一窍不通。好在有领导的掌舵,有厂商俱乐部的支持,在同行的努力下,协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第一,我们在全国第一个把斯诺克国际排名赛引入上海、第一个引进外省市优秀运动员和后备人才到上海,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台球之乡……上海台球协会逐渐被全国认可,上海的台球事业也走在全国之首。
   说到上海台球事业成就,不得不提一批为台球事业无私奉献,兢兢业业的骨干队伍,他们白天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晚上,每到夜深人静,他们还奔波在大街小巷,穿梭于各台球俱乐部。商谈赛事、发展会员、落实工作目标。在一切向“钱”看的年代,协会没有给他们一分钱的报酬。仅凭着对台球的热爱、喜好而无私奉献,他们放弃家庭的天伦之乐,却对台球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的努力和奉献精神,感动了厂商和俱乐部的老总们,他们愿意为台球事业慷慨解囊,上海一度成为全国台球赛事中心,一批优秀运动员如丁俊晖、潘晓婷、陈雷、陈思明……都从上海走向中国、走向世界,上海的台球事业逐渐奠定了辉煌的基石。每当谈起上海台球的成就时,我都万分感慨,因为有你们,上海市台球协会才会如此精彩!

■乐霆
推广台球运动 为青少年营造健康环境
  在中学里开设台球班,放在今天也许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大家都会说有回民中学做范例,证明学生们学球是一件好事。每当听到这样的说法,我心里都是很自豪的,毕竟我在回民中学呆了36年、当过18年校长,2001年时在学校里建立了青少年台球培训基地,这不仅在上海开了先河,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时间过得飞快,16年前这一切历历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一般。当时市里领导就问我,一个民族学校为什么要搞台球特色?我的回答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不仅要传承本名族的传统,也要开阔视野,有世界的眼光。台球作为一项国际流行的高雅室内体育运动,也是一项绅士运动,打球对学生人格品质提高有帮助,同时它包含了物理学原理、强调逻辑关系,是非常适合青少年的运动。于是在各方领导和方方面面帮助之下,我们以台球为切入点,开始了体教结合的尝试。
   事实证明这样的尝试是成功的,从无到有,从有到强大,十几年来变化有目共睹。硬件上从开始最简单的场馆,只有五六张球桌,到现在我们有了中规中矩的场馆、20张斯诺克上海大师赛比赛用台、15张美式球桌和两套鹰眼设备,回民中学的台球水平,可以说今非昔比。值得一提的是学校在台球教材上的改革,这是我国第一本面对台球初学者的教材,使用至今令无数学生受益。
   16年来,培训中心遵循运动训练规律和文化教育规律,有效协调、注重沟通,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为体教结合做出了有益的尝试。培训中心以人为本,坚持“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打球”的理念,努力成为国家培养优秀运动员的台球基地。这三个学会也可以说是我们学校的校训,三件事也是同等重要。即便学生积极参与各项台球赛事,但事实上他们与别的专业选手不同,学生们都是在课余挤出时间来练球。这样的学校在全国也非常罕见,课业上我们也抓得非常紧,在培养孩子方面我们的思路是必须全面发展。
   我对我校在读以及毕业了的孩子们都感到相当自豪,即便不以台球为职业,继续升学往往也能取得良好的成绩,台球是一项枯燥的运动,我们都在想方设法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条件,既能读书又能打球,同时避免社会上的不良习气,营造纯净的气氛是我们的优势。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办赛,除了国内、本市比赛,还有胆量连续三年举办世界级大赛——青少年美式世锦赛,并且三年里诞生了三位来自我校的世界冠军。
   去年我年满60周岁,从回民中学校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来到了民办扬波中学担任校长。这又是一段新的历程,一年来学校从没有台球课程发展到了以台球为特色项目,我并非追求要培养出另一个丁俊晖或者更多世界冠军,孩子们各方面成长起来,推广台球这项运动,这就是我朴素的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