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147期三版  

2017-03-10 15:5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诺克选手现身说法抗击心理问题——
米切尔·曼恩:有抑郁不可耻

  这个月 “文体心理健康宪章”就将迎来二周年纪念,这是由文体联合会在2015年3月发起的一项活动,世界台球联合会(WPBSA)也是其中支持者。它旨在关注心理健康,宪章希望展示体育如何使用它的影响力去为心理疾病带来帮助。今年世界台球联合会的新主题是“说出你的心情”,目的是进一步关注那些受心理问题困扰的运动员,并鼓励大家去和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谈一谈、打开心结,而本次的宣传大使则是现世界排名第88位的斯诺克运动员米切尔·曼恩,他讲述了近几年来自己和心理问题抗争的故事。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曹政宁

    命运的玩笑夺走了踢球梦

  每年,平均4个人中就有1个人会经历心理健康的问题。但是这依然是我们中大多数人不愿去谈、去面对的一件事,而这也是必须要改变的一件事。
   我们希望利用文体领域中的影响力去让大众感到我们的行动是可接受的、正面的并且是包罗广泛的。这也是为什么文体联合会以及职业运动员联合会、加上心理健康慈善机构一起建立了“文体心理健康宪章”。宪章向大家展示了体育如何使用它的影响力去为心理疾病带来帮助。
   说起米切尔·曼恩,可能很多人对他并不了解,这位25岁的英格兰人转为职业球员还不满三年,最高排名也就是第70位的样子,最好成绩是在2016年世锦赛、2014年国锦赛打进过32强。也许你会说,什么23岁才转为职业选手?这是不是有些晚了?要知道一流的球星在这个年纪上早就拿了好几个冠军了,确实他可能成不了与他同龄的贾德·特鲁姆普那样的超级明星,但是他也在努力打出自己的成绩。
   这一步步走来并不见得很容易,有时候曼恩觉得命运常常在跟他开玩笑。他出生在伯明翰地区的谷堡,一家都是安斯顿维拉队的球迷,同所有当地的男孩一样,曼恩的目标是穿上那身酒红天蓝相间的球衣,驰骋在英超的赛场上。他的起步非常顺利,通过甄选进入了维拉的青训营,在所有人看来,曼恩也许就是未来之星。
   事情在他8岁的时候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感到腿疼,最初并没有在意,心想也许只是生长痛罢了。那时我8岁,已经准备好要进青训营了。可是经过医院多次X光检查,证实我患上了佩尔特氏症。”所谓佩尔特氏症是一种股骨头骨骺缺血性坏死的病症,发病率非常低,每年在1万个2至15岁的孩子中间才有1例,偏偏就让曼恩给赶上了。“他们告诉我不能踢球了,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我一直是一个爱运动的人。”命运从一个以踢球为目标的孩子身上剥夺走了梦想,接下来又将何去何从?

    勇敢承认问题 找出症结所在

  许多年来,我一直因为社交焦虑和抑郁而挣扎不已。也许这一切的开头只是很愚蠢的小事,好比我在念小学时,老师当着全班的面向我提问,而我不希望回答错了。因此我特别讨厌学校,我总觉得如果我答错了问题,周围的人都在笑话我。
   更近一点事是,当我开始打斯诺克了,有时候我感到自己格格不入,很不舒服。我会为人们是怎么看待我的这种事而挣扎——事实上他们大概根本就没有什么想法!他们可能只是来看看斯诺克,不过对我来说焦虑、沮丧占据了我心灵的上风,我感到要处理这些情绪也是异常尴尬的。
   不光是打电视转播的比赛,举个例子,好比在资格赛中,我如果抬头看看观众席,看到有球员在看,接着我打丢了一个很简单的球,我就会想他肯定觉得我在这项运动中表现很差劲。
   去年夏天,我意识到我需要接受帮助。我父母都很担心,我整个家庭都很担心,我经历了非常糟糕的一天,所以我通过斯诺克学院去预约见了一个人,那是在谢菲尔德。他们帮助我联系了一个叫尼克的心理医生,我们一起做了很多疗程,那真的非常帮到了我。
   我想如果我有什么可以分享的那就是,不要把一切闷在心里,去找能帮助你的人吧,因为这么做确实让我现在成了一个更好的人,并且无论面对什么情况,我都能保持笑容。同时我也在服用抗抑郁症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想如果你也同我有一样的挣扎,这些人、这些治疗就在那里可以帮助到你,我就是因为他们而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
   至于打斯诺克,最近我打了一场比赛,正在电视转播的球桌旁边,并且也有很多人在那里看马克·塞尔比以及利亚姆·海菲尔德,不过现在我已经不会为别人怎么看待我而感到困惑了。如果是以前我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蜷缩成一团,我会试图要躲起来,然而实际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你躲藏。
   现在如果我打丢了一个球,那绝不会是世界末日,因为我有我女儿在家里等着我,她对我来说比世上一切都珍贵,而如果她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我打球,那不管我打丢了多少球,反正她总会高喊“爸爸!”
   我想有的时候我绝对不想承认自己是有问题的,而一旦我准备好了,我承认确实有问题存在,我需要接受帮助,那我就能找到真正的问题症结所在了。也许我无法对我的父亲说这些,但我可以和球房里的其他人谈谈。这很奇怪,不过我觉得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在于你走出去,跟别人敞开心扉并且接受帮助。
   我也和世界台球联合会主席贾森·弗格森聊过,他告诉我一些关于抑郁症、正念认知疗法等等其他的事。我恰好也读到了一些这方面的内容,我想这为我指明了寻求帮助的方向。当我读到了其他的病例研究,这对我而言有些大开眼界,所以我真的很感谢贾森的帮助。
   从我个人而言,如果你没有准备好承认自己有问题,你是不会像我那样追根溯源找出症结所在的。我知道自己病了,我知道我必须做些什么来应对它,所以我想说到底这是个人的问题,无论你是男是女你承认有问题,就像我所做的那样,并且我并不觉得承认这一点有什么可耻的。
   我会很乐于同有相似问题的人谈谈心,因为我知道我曾经的状态,那并不太好。所以像贾森所做的或者通过我们WPBSA官网上的链接,这些对想要接受帮助的人是有好处的,不过归根结底我认为这都取决于个人自己,取决于你是否像我那样准备好去接受帮助了。

    克服“心魔”努力比赛

  他家人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有一天父亲说带他出去走走,“我们去了当地一家斯诺克球房,那是我第一次打球。”那时曼恩10岁。
   也许是天生就有运动细胞,他在台球这个领域中很快就上了手,12岁在表演赛里同吉米·怀特过招,后来也和阿莱克斯·希金斯打过比赛,2007年在青少年抢黑球比赛的决赛里赢下了杰克·利索夫斯基,照理说如果不出意外,他还是可以在斯诺克运动员这条路上走得比较顺利。
   可是用他自己话来说“心魔”成了他无法逾越的障碍,“我感觉我自己一开始都会非常顺利,接着我就会对自己的准度失去信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曼恩变成了一个内向的人,也许表面上风平浪静,并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是波澜万丈的,“有时候我一开始打得很好,就好像在自己房间里打球一样,完全不紧张,但一旦我打丢了几个球,我就会怀疑我的技术,我知道我的技术上有缺陷,这简直像是要杀了我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15岁崭露头角之后,后来6年时间里都没打进职业比赛,他成了QShool里的常客,往往倒在最后一局胜利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只能咬着牙走下去,中间还因为少年时腿部的疾病又开了一次刀。好不容易到了2014年,曼恩通过2014EBSA欧洲斯诺克锦标赛拿到了两年职业资格,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好转。
   “当一切不顺利的时候,我就很轻易地会去喝酒,这并不是好事,后来我渐渐克服了下来。”他接受了治疗,戒掉了酒,加上家人和女儿的温暖,从去年开始曼恩开始找回了赢球的感觉,“我必须从现在开始非常努力地练习、准备我的比赛,我想我会好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