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146期三版  

2017-02-28 10:1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艾伯顿:对马的热情与生俱来

  到了46岁的年纪上,彼得·艾伯顿还活跃在斯诺克的赛场上,这位现世界排名38的选手曾说过自己要一直打下去打破斯蒂夫·戴维斯的纪录,去年还在世锦赛资格赛上打到了半夜2点钟,体力绝对不是问题。当然这并不是我们这里要说的主要内容,除了打球,艾伯顿还有个著名的爱好——养马,并且还把它做成了自己的副业,开了一家谱系设计公司。

爱斯诺克 更爱养马

也许老爵爷阿莱克斯·弗格森是体育圈子里最最有名的赛马爱好者,不仅喜欢看马赛,自己还养着马匹。不过要说到在这方面做出些事业来,那还是得首推彼得·艾伯顿,这位前世界冠军可不仅仅是买马看赛那么简单,去年他成为了一名赛马配种顾问,还成立了一间谱系设计公司,向马类饲养者提供针对母马的深度血统分析,并推荐与之适合的公马。
    喜欢马这一点并不难理解,毕竟除了斯诺克之外,马术也是特别能够体现出英国绅士派头的一项运动,那么你就要问了,喜欢的话看看比赛、大不了在马场里养一匹就好了嘛,艾伯顿并不满足于这些。马于他而言并不只是宠物那么简单,他要了解马匹,于是就走上了马种血统研究的道路。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要他自己说,可能就是在他血液里的,“我是伦敦人,我出生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我在伊斯灵顿长到了18岁,我想这足以说明问题了。”到了2002年、也就是艾伯顿拿到世锦赛冠军的时候,他已经开起了彼得·艾伯顿竞马俱乐部,里面养了7匹马,就和他打球一样,既然决定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彻底,“我有自从1943年到现在的所有谱系表,我还有自己关于血统分析的笔记,你知道吗?在我的数据记录当中大概有一百万匹马了,过去5年我都在做这事。你随便讲一匹马我都能追溯到至少7代,它的母亲、外婆是谁等等我都能告诉你,而我觉得自己还只是刚进门。”当时他这么说。
    那会儿艾伯顿31岁,很早就结了婚的他那时已经有了4个孩子,加上正是职业生涯的巅峰,主要时间还是花在打球和练球上,盘算着再赚些奖金就退休安心做个马场主人,并不知道15年后的现在自己还在打球,也没想到这些年里自己的人生会发生这么许多波折。
    结婚之后他搬去了北汉普顿的小镇韦林伯乐,并在那里置下产业,一切都奔着英国乡绅的方向去了,可是日子却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太平,“当我去打比赛时,我家里被非法闯入了,后来我不得不装了电子门和监控,但当我去海外打比赛的时候,我的妻儿都被当地的年轻人骚扰过,他们知道我不在家所以总是会上门。”拿到了世锦赛冠军更是让他成为了打劫的靶子,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后来证明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选择——搬家。

赛马获奖即美梦成真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艾伯顿又结了婚,并跟着匈牙利籍的第二任太太定居在了布达佩斯,成了个纯素食主义者。要说除了还在打球这点之外唯一没变的,那就是对马的热爱,而且爱得越来越深。
    去年4月他成了一名赛马配种顾问,很多人都会有疑惑,一个职业斯诺克选手能干好这行吗?艾伯顿并不觉得自己是半吊子,“我带着极大的热情研究血统已经25年了,并且研究了全世界所有大赛获胜者的谱系。”他的第一匹马“运转之诗”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的女儿也在2006年古德伍德赛马大会上拿了大奖,那天正是艾伯顿36岁的生日,这事对他来说比自己拿了世界冠军还高兴,“能繁育出这么一匹母马,它参加了2个组别1次赛跑,还包括古典式赛马,这简直就是美梦成真。”
    回到欧洲之后,艾伯顿又开始了自己的学习,“鉴于我在其中投注了这么多热情,所以我决定开设一家谱系设计公司,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知识跟马匹繁育者们分享,让他们能够培育出赛事级别的马匹,希望最终能培养出未来的冠军。”2015年他的血统设计有限公司成立了,生活重心也渐渐偏向了这一边。
    在他的这家公司里提供各种服务,比如为母马选择合适的配对种马(300英镑)、反之也可为公马选择母马(1000英镑),或者提供一份谱系研究表(40一张),所以说每年这个时候对斯诺克球员而言是赛季即将进入最后冲刺的关键阶段,对赛马配种顾问艾伯顿来说也是一年当中最最繁忙的时候,配种的季节很快就要到了。
    此外,他还有一个牵挂,他在马尔文一所大学里参加为期2年的心灵康复从业者的课程,目前正读了一半。

婚姻失败让我怀念在马场的日子

他觉得自己根本就应该过着每天都晒太阳的好日子,阴冷的英国他呆够了,再说球员圈子本身也格格不入。众所周知斯诺克球员十个里有八个是爱喝酒的,还有一个特别爱喝,剩下的一个就是艾伯顿了,他滴酒不沾,“我唯一没有节制倒进喉咙里的东西,就是水了,这是我关于喝的文化。”他也不打牌,上了球桌那种“磨”劲会把对手逼疯,球员们大都和他合不来,那时罗尼·奥沙利文还这么说过,“我们大家偷偷讨论过,他有双精神病患者般的眼睛。”对于这种说法他并没什么在意的,“搞不好他们是对的,说不定我就是个神经病,谁知道呢?最好他们不要被迫发现这事。”干脆就离他们远一点,平时打球时见得还不够吗?有多远跑多远好了,艾伯顿选中了迪拜。
    进入2000年后,迪拜成了全世界的奢华之都,许多名人先后都来到这里过日子,再加上有着最昂贵赛事之称的迪拜赛马世界杯带来的诱惑,2005年艾伯顿加入了他们,“我的大女儿已经十多岁了,还有两个小儿子和最小的女儿,我想迪拜对我的孩子们来说更为安全,而且那里的学校非常好,我想让他们以后都留在迪拜念大学。我可以不断向我的大女儿介绍这里是一个多么让人兴奋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多么适合人们居住的地方。这里的教育制度相当完善且水准很高,在周末,你可以来到海滩上享受阳光或是滑水,我们真的非常享受在这里的生活,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当时他唯一觉得美中不足的事是留在英国的马匹不能带去迪拜,“我只能每年见一次我的马匹,不能亲自喂养,也看不到他们的比赛,这让我有些失落。我现在没太多时间花在它们身上,不过也许过段时间我会再挑些别的品种,或者在这里弄个马厩。”
    设想虽然很好,现实却是残酷的,毕竟斯诺克这项运动并不怎么赚钱,在迪拜的真土豪堆中,他只是个普通人,也会有普通人的烦恼,好比迪拜这地方也许适合度假,恐怕并不怎么适合居家过日子。4年之后,他的太太离开了他,“2008年我人生开始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时光,我同第一任太太离了婚,并且一直在想念4个孩子。我的灵魂简直被摧毁了,我的整个心理生理状态都一塌糊涂,我甚至一杆都打不到30分。”
    设想一下对于曾经的世锦赛冠军来说,这该是如何沉重的打击,一切直到2009年中国公开赛才渐渐回到正轨上。经历了痛苦的离婚只是一方面,内心深处他也怀念家乡,怀念穿着吊带西裤、将衬衫袖口高高挽起站在马匹市场里跟人讨价还价的日子了。

付出努力就会有回报

斯诺克现在还是我的工作,血统培育是我的热情,而心灵康复则是我心和灵魂之所向。”如何平衡斯诺克这项本职和诸多副业呢?“通常来说,我在早晨和晚上研究谱系学,并设计配对,一天中其他的时间我都在通过练习准备斯诺克的比赛。当然我也会找点时间休息下,那就是接受和给出心灵康复。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它可以平衡你精神力量的中心。经常参与可以让你得到深层次的休息,然后整个人又元气满满了。”
    艾伯顿相信繁忙的工作一定会带来成功,这是他多年来的信念,并且一再被证明过,“人生,就像是牛顿定律。动量守恒,这是再简单不过的物理法则了,也绝对不会出错。不过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一点,他们觉得自己只是不走运。有的时候你并不一定能得到你觉得自己应该能得到的褒奖,不过如果你一直持续努力,绝不放弃,你是不会成为一个失败者的。”对于这点他有很多话要说,不要觉得他是随随便便就成功的,没有一件事是容易做到的,“我付出了很多大家没有看到的努力,你没有看到我在研究心理学,你没有看到我在克制饮食,你没有看到我在比赛中什么样子,你也没看到我一次游泳游半英里,你付出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到了46岁,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的斯诺克生涯也许还没完全终结,虽然我也挺享受为BBC做赛事解说的工作。但我的热情始终是在谱系学研究上,我决定我一定要做一个比我打斯诺克时还好的职业血统顾问。”他的这个决定到了什么程度,艾伯顿觉得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大家都了解他的决心,“哪怕这意味着我再也无法赢得世界冠军也无妨。”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