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124期四版  

2015-05-05 16:4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台球“老克勒”系列

左边斯诺克   右边收藏家

——记上海市台球协会前副主席陈鸿康

 

在徐汇区康健街道的“玉兰园”里,有一位老人敞开家门,迎接五湖四海客,将自己在过去40年中的体育收藏与大家分享。他就是上海市台球协会前副主席陈鸿康。

收藏馆其实就是陈鸿康老人自己的居所,“鸿康体育文化收藏馆”的牌匾却有些来历,题字落款是中国体坛名宿徐寅生。说起这个自己一手创办的家庭藏馆,陈老感慨良多,80岁的高龄、40年的收藏路,期间蕴藏的岁月痕迹,绝不是一个中国收藏家协会的“优秀体育纪念品收藏家”的名头所能涵盖的。

登记册见证执着

至今为止,陈老的藏品数量已接近2万余件,品类五花八门:奖牌、纪念牌、徽章、币章、球具、钥匙扣、邮品、秩序册等。而在这近2万件的体育藏品中,与奥运会相关的物件比例约15%。

以前住在老房子,家里统共2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集来的东西只能收在床铺底下。搬到康健街道的“玉兰园”两室一厅后,居住条件也没什么改善,因为其中的一间屋子便成了专门的陈列室。哪怕儿女们来暂住,也只能打地铺将就了。“好在家人们都比较支持,这才能把藏馆做起来”,这一点让陈老倍感欣慰。年前,陈老又做了一次统计,自己的收藏品已经覆盖了世界上206个国家和地区,藏馆接待了275批、共计3000多人。

执着是收藏家的共性。守卫在“鸿康体育文化收藏馆”门口那本厚实的访客登记册便见证了陈老的执着。

每一位慕名前来参观人进门都得在这本厚厚的访客登记册上签下姓名和单位所属,这是陈鸿康老人的规矩,2004年3月18日开馆至今雷打不动,无论各方领导、各路媒体、体育爱好者还是由校方组织而来的学生们,他的访客登记册上都有记录。之所以做得如此细致,一则是为了记录收藏馆的成长,二来这访客登记册还会被纳入徐汇区家庭档案管理计划。

四十年收藏乐在其中

陈老的收藏路缘起偶然。1976年,上海举办国际乒乓球友好邀请赛,当时陈老负责接待瑞典队。临别前,瑞典队领队送给陈老10个带有瑞典国旗标志的钥匙扣,陈老看着喜欢,就好好收起来了。正是从一枚小小的钥匙扣开始,他的收藏之路一发不可收。后来身边的朋友、同事们得知了他的这项爱好,便经常会送些体育纪念品,日积月累,藏品便丰富了起来。

1979年8月,华盛顿子弹队(奇才队前身)以总冠军身份访华,成为了第一支踏上中国土地的NBA球队。在与彼时的上海篮球队结束交流后,美方将纪念铭牌留在了上海,后几经周折,这块纪念铭牌转到了陈鸿康这儿。“我也是在子弹队到访的很多年后才得到了它,后来到了2009年,当年子弹队的几位老队员来上海故地重游,我还请他们在牌子上签了名。当他们看到这块纪念牌时,都说没想到能保存得这么新,一时间好像唤起了当年的记忆”。至今,这块铭牌都在陈老心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有时陈老也会去沪上的几处旧货市场“淘宝”,比如那支60元淘得的火炬,后经查实居然是八运会的火炬。陈老说,收藏就是这么回事,有时候人弃我取,也许在别人眼里它是废旧品,但到了我这里,它们就成了一个个有故事的藏品。”

有时也有惊喜,有一次,陈老收到了一份大礼,礼物完整地涵盖了206个国家及地区的国际奥委会成员国纪念章。陈老说,这一系列的纪念章之前他也在收集,但因数量大、总价高便一直未能集齐。送他这套纪念章的人是上海恒源祥的董事长刘瑞旗,其实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见过面,只是刘瑞旗听说了陈老收集的故事,便派人把他请去公司,又是参观又送了纪念章。

50年代结缘台球

如果说在陈老的生活中,收藏占据了一半,那么他的另一半无疑是属于台球的。

故事还得从50年代初说起。那年陈老16岁,在父亲同事的带领下,他第一次走进了老上海的弹子房。后来陈老在自己撰写《上海体育志》如实回忆了当时的印象:解放初期上海的球房是全国最多的,当时全市有国泰、亨生、大光明等二十多家营业性弹子房,球台总数逾百张,其中规模最大的大光明有多达23张球台,小到1张球台也能开业。

陈老所在的弹子房叫“荣宾”,位于福建中路广东路路口,虽算是二流球房,但也有6张球台。那时候流连球房的大多是老板、小开或者高级职员一类的人,而荣宾的主顾则以五金店小老板或者纸张行的为主,加上楼下就是一家茶馆,生意一直都算不错,常常要忙到半夜11点多才关门。就这样,陈老开始了在弹子房当值的生涯,这一做就做了5年,主要工作是做做记分员,有时也陪客人打打球,台球就是这样在旁边看和陪打中学会的。等到他1956年应征入伍时,球房结算了下,除掉饭钱总共到手48元2角,这件事让他印象特别深刻。

退伍后重回原点

作为第一批民兵去舟山服役三年,陈老再也没碰过台球,原以为它已经成为生命中的过去。但有时命运就是这样神奇,一下子又把他带回了台球圈。

1959年,陈老因伤退伍时,按照政策陈鸿康必须回到入伍前的单位。只不过1956年公私合营后,荣宾已经不复存在,陈鸿康便分配进入了黄浦区体育系统。1987年,上海市台球协会成立,陈老因工作需要又加入进来,可以说兜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加入协会后,陈老又成为全国最早的一批一级裁判。陈老说:“那时候国内还没有国际级裁判,有次去国外比赛,外国人就说50美元就能申请国际裁判了,我不愿意这么做,毕竟我是代表国家出去的,我是有组织观念的。”

上世纪80年代,上海斯诺克好手很多,台球发展好的地区,但和世界上优秀球员相比,则实力相距甚远。“我自己打得也不是很好,五十来分左右,其实大家水平也都不高,好一点的七八十分,那时候球房里都有排名,如果打到一百分以上,这个纪录大概好几年都破不了。”这跟现实情况也有关系,以前的台尼往往一年才换一次,解放初时甚至是几年里补了又补,“当时147分根本不可能,从器械、姿势到精确度比现在差远了,所以说我们台球发展的速度真是非常惊人。”当时他就想,总有一天我们中国也会有第一流的球手,也会有自己的国际级裁判,如今都实现了。说到这里,陈老感慨万分。

台球藏品最为心爱

一半斯诺克,一半收藏家。陈老的收藏品中自然少不了他心爱的台球藏品,除了多年来上海几乎所有台球比赛的秩序册外,最最宝贝的是两副象牙台球,当时就价值不菲,到现在虽说已经没了可以使用的地方,不过他时常会拿出来把玩把玩,往日时光总浮现在眼前,“一副是凯伦球的,现在凯伦球桌都不大有的,一副是落袋的,虽说不上价值连城,不过现在真要去找恐怕也很难了。”

一辈子与台球、与体育结缘的他,唯一担心的是以后这些藏品将去向何处,“再开个两三年,等到80岁就交给别人去弄,最好是送去专门的体育博物馆,那我也就放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