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67期三版(七彩专栏)  

2010-11-05 10:1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是一种境界

信手拈来

朱磊,《上海台球》执行主编。感谢专栏中的每一位同仁给予的支持,我也来凑个数。让我们共同努力一起把“七彩专栏”办成台球界的百家讲坛。

市运会台球赛开杆当日,记者前往采访。尽管事先知道比赛地点路途遥远,路上预留了两个半小时,没想到还是差一点迟到。从家里坐地铁10号线到南京东路转坐2号线。2号线还不能直达浦东国际机场,必须得在广兰路进行一次换乘,耽误了不少时间。广兰路坐一站是唐镇,就是创建全国首个台球之乡的那个唐镇,以前一直觉得对于我们住在西区的人来说,唐镇已经够远了,今天才突然觉得原来唐镇很近啊,唐镇下去7站路才是浦东国际机场。还要说明一下,这7站路不是市区的7站路,只要2分钟就能开一站,这7站路整整开了36分钟,其中远东大道到海天三路一站居然开了7分钟。闲着也是闲着,数了数,从家到浦东国际机场,地铁竟坐了31站,卖糕的!

别以为浦东国际机场到了就大功告成了,网络查询告诉我,我必须再走240米去一号航站楼总站乘坐机场八线(坐11站)到机场线人民东路川南奉公路站下,往后走到人民东路城东路站转乘惠南7路(坐6站)到拱极路观海路站下,再过马路往右走约170米就到南汇体育中心了。然而,残酷的事实告诉我,我已经没那么多时间了。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抢到一辆出租车,怀揣12,8公里、38元的发票,连走带跑赶在开幕式国歌声响起前到达赛场。

走进赛场的一霎那,我突然觉得这段经历似曾相识,4年前的十三届市运会台球赛的地点不也是远在金山吗?8年前的十二届市运会的举办地源深体育中心,也就是现在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的举办地、上海市台球协会的办公处,当时落后的交通也不是让我跑断腿吗?为什么市运会比赛都选的那么远呢。上海市台球协会领导在接受采访时的解释,还是令人信服的。

之所以把市运会的比赛放到偏远地区,协会是有用意的。上海城市中心区域的台球运动发展已经非常成熟,各类活动场所林立,普及率很高。相对而言,南汇、奉贤等较远地区的软硬件基础都比较薄弱。因此,协会有意识地将市运会等大型比赛向郊区拓展,希望通过此举进一步加强上海台球运动整体发展的平衡性。2006年的市运会在金山区举行,就取得了较好地推广作用。2002年的源深之约也为今日浦东台球的繁荣打下了基础。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了把比赛放在郊远地区举行的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离开了市区的繁华与喧嚣,失去了“夜生活”的场所,更有助于运动员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中。选手们在比赛之余,要么练练球,要么三五成群打打牌,便早早地进入房间休息了。这样在心情上、体力上对第二天的比赛有着诸多益处。

原来远也不是一件坏事。有时侯,寂寞是一种境界,独孤才能求败。

 

如果斯诺克没有罗尼

疯凉话

汐凉,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从高中起立志做一名专职斯诺克记者,现为TOP147网站斯诺克记者,新浪台球频道特约记者,中国台球界知名的“美女写手”。作为“著名”的亨德利铁杆球迷,受到中央电视台等各路媒体的广泛关注。

 

这次还是说罗尼。9月底,奥沙利文在世界公开赛被裁判“劝”出了一杆147,成为首位满分杆数量达到两位数的球员。我有幸没有错过比赛的直播,见证了这个时刻。

最后的黑球打与不打,与能否创造新的历史无关,罗尼在乎的,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世界台联,我们需要147的奖金。

“如果你愿意,我走好了。”赛后,巴里·赫恩对罗尼表示了不满,而罗尼则用退役相威胁。

当然,我们知道罗尼的话不能太当真。他曾不知道多少次说过自己想要退役的话,但他现在还是留在这张陪伴了他20多年的绿色球台。

无论是这次的147事件,还是他紧接着发表的“台球智商说”(在他眼中,只有八位球员有着他所说的台球智商),以及他平时比赛中的种种故意犯规甚至退赛,每一次罗尼搞出点儿什么事儿来,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有些人觉得罗尼恃才傲物,有些人觉得罗尼这么做是不负责任,但如果跟他接触多了你就会发现,他只是太过单纯。有了怎样的想法,他就会去做,不管别人的眼光,也不管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当然,这样做所带来的影响,也就见仁见智了。罗尼的球迷会为他如此个性十足的表现陷入疯狂,并且对他还能做出什么更出格儿的事儿感到期待。不喜欢罗尼的球迷,当然一百个讨厌这种行为,觉得他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可是,如果罗尼真像他说的那样,退役了,伤心的人和开心的人,到底哪边会更多一些呢?不可否认,罗尼确实为斯诺克带来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让我们看到了斯诺克不一样的魅力。而私底下,罗尼是个非常亲和的人,并且对自己的一双儿女充满了慈父的爱。他并不坏的,请相信我。

其实,罗尼是深爱着斯诺克的,否则,他也不会放这么多精力在斯诺克的改革上,不管是给赫恩的改革挑刺儿,还是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斯诺克打法。

10月底,令人期待已久的POWER SNOOKER(强力斯诺克)就要上演了。虽然只打一天,却足以让观众过足了瘾。除了发起人奥沙利文外,还包括新科世锦赛冠军罗伯逊、中国领军人物丁俊晖、大师赛连续两年夺冠的塞尔比、传奇老将吉米·怀特、新科上海大师赛冠军卡特、前世锦赛冠军墨菲以及比利时小天才卢卡·布雷切尔,每一个名字都是一面旗帜。

新颖的计分方式,从摆球员到裁判,都一水儿的性感上阵,球手带着麦克风与球迷随时互动,噱头十足。但从目前来看,这或许只能当成斯诺克的一抹调味剂,让这种玩儿法很快代替现有的斯诺克规则是不切实际的。不过这至少是一种改变,罗尼在这方面也充分得到了巴里·赫恩的支持,并正式将这项赛事列在了台联官方的职业巡回赛赛程上。

最后说一句有点泼凉水的话,台联为什么不能再想想办法多拉点赞助,把满分奖再重新给弄回来呢?

 

斯诺克的改制春天

美丽有约

LiLi,上海体育学院新闻专业出身,曾任两家专业台球网站记者,现供职某外资企业,对于台球之爱始终如一,年轻的心灵喜欢用特别的眼光来看待世界,衷心希望中国台球能够健康和谐地发展,并愿意为之献出一份绵薄之力。

 

对过往说再见,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好在对于斯诺克而言,“Power  Snooker”的出现还远没有达到向传统的斯诺克说再见的地步,其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而已。冠冕堂皇点,它也只是新一届的世界台联主席巴里-赫恩将斯诺克全球化的一项策略,那就是为斯诺克赚足人气。

性感的热辣美女,激情的舞台灯光,球员绚丽多彩的着装,美女裁判的执裁,比赛期间动听的背景音乐,这一切都让观众从绅士而沉闷的斯诺克中解放出来。球员佩戴着麦克风,观众与球员的互动即使比赛间也能轻而易举的进行。而赛制的改变更可谓是大刀阔斧:红球由15颗减少到9颗,30分钟完成比赛,不再以局数定胜负,取而代之的是分数,击中Power球后的双倍积分,20秒出杆原则……

全新的赛制,显然针对的是更为年轻一代的球迷。作为投身于休闲娱乐事业的洛-甘那(Rod Gunner),即此次“Power  Snooker”的发起人,熟谙激情与活力对一项运动的重要,其照搬板球界的20成功先例,对于斯诺克本身而言,吸引新的更为年轻的斯诺克球迷们,的确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难怪,一向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奥沙利文首先跳出来,振臂呼吁,“这是斯诺克的未来。”于是,当看着奥沙利文一本正经的向众人解释“Power Snooker”的规则时,我们忍俊不禁,难得见特立独行的“火箭”能这么地投入。

但改变总是让人不舒服。许多斯诺克界的资深人士对于这样一项赛事都持有不容乐观的态度,“这只是一时的兴致,不会持久”,“这种强行提速的斯诺克打法不会有太大发展空间,迟早会走进死胡同”,“斯诺克不是‘火箭’一个人的运动,一些传统的赛事和赛制应该坚持”。从30日第一届比赛看来,职业球手的参与程度还是少得可怜。世界台联主席巴里对赛事支持,不过也不止一次称,“这项运动的确需要新鲜的血液,但传统赛事如世界锦标赛、英国锦标赛、大师赛等就如同皇冠上的宝石,永远不会改变。”

不管怎样,伦敦的赛事已经成功举办,英国独立电视台ITV4两场四小时的全程直播,这是ITV九年后第一次回归转播斯诺克。而计划中的“Power  Snooker”全球巡回赛,欧洲、中国、东亚、美国等都将染指。的确,有可能这只是一时的兴致,但我们还是应该给予其发展的机会,至少对于现在为赞助而拼搏的斯诺克而言,这次彻底的改变将有可能让我们再次见证1980年代斯诺克的辉煌。

 

一次误判

裁判天地

鲁忠伟

2006年10月24—31日我有幸参加了上海第十三届运动会,上海石化《机制杯》台球比赛的裁判工作,比赛地点在上海金山轮滑馆,一个离大海很近很美丽的地方。

那次比赛设置的项目很多,斯诺克、普尔9球、普尔8球,团体赛、男女个人赛都有。前面几个项目的裁判工作我都比较顺利地完成了,但“晚节不保”,在执裁最后一个项目——普尔8球女子个人赛的时候,我犯了一个终身难忘的错误。

记得这是我第一次裁8号球的比赛。正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比赛前我特意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把比赛规则背了好几遍,而且很巧,和我同住一个房间的是北京裁判郭君,他们北方裁判裁8球的机会比较多,经验很足,我正好可以向他请教许多问题。

第二天,我裁的是8球女子个人赛的第二轮,交手双方是代表长宁区的周萌萌和代表黄浦区的高蕾。前面几局比赛裁得比较顺利,周萌萌3:0领先高蕾,到了第四局周萌萌也是一路顺风,打到最后一个8号球时,周萌萌报袋并将8号球打进。就在这时,问题来了,母球打进8号球后又弹回来把高蕾的目标球球撞了进去。我一下子有些概念不清了,但我知道作为裁判是不能犹豫的,便脱口而出:“犯规,第四局高蕾胜,1:3。”判完后我很不自信,就用余光看了一下周萌萌,发现她也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后来我想,可能是出于对裁判的尊重,她并没有当场提出异议。比赛继续进行,最后周萌萌还是战胜了高蕾。

比赛结束后,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回到休息室,我碰到郭君就马上问他是不是我判错了,他说是的。我想这下完了,怎么办呢?郭君还在一边安慰我说:“没事的,反正没有影响到比赛结果嘛!”

我想,裁判是球场上的法官,如果去向球员道歉,肯定很没面子,但是不去,那以后碰到周萌萌岂不是更没面子吗,况且犯了错就应该道歉。我思想斗争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去找周萌萌道歉,在看台上我找到了她,主动和她说我刚才判错了,影响了比赛,她欣然接受了我的道歉,还主动和我握了手。我心里宽慰了一些,后来决赛时我又碰到了周萌萌,知道她最终夺得了冠军,我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每每回想起来心中仍不免有些后怕,差一点就因为我的误判而葬送了一个冠军。

事后我认真进行了总结,认识到单单把比赛规则背得很熟是远远不够的,只有通过平时不断地练习、不断地实践去获取更多的比赛经验,从而使自己的裁判之路越来越趋向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