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tqwlb的博客

上海台球报 上海唯一的台球专业平面媒体

 
 
 

日志

 
 

第44期二版(上海新闻·专访)  

2009-03-07 23:4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金章有您的一半

——国际裁判吕康明讲述20年台球人生

 

2009年春节前夕,奥地利小城 威尔茨给中国台球裁判界带来了好消息,上海籍裁判吕康明、褚瑛双双荣获台球裁判最高荣誉——国际金章。

农历新春未过,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一个颇有名气的茶馆里,我们邀请到了吕老师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

一曲略带忧伤的背景音乐,一壶纯正的铁观音,犹如哈利波特神奇的魔法,一下子打开了吕老师的话匣,一枚金章的话题触发了他20年台球之路的心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说到动情之处,这个一米八的男人数度哽咽,潸然泪下。

铁汉柔情,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

尽管从吕老师现在的身材上已看不到半点运动健将的样子,但这并不妨碍他从小对篮球运动的热爱,据说水平还不错,入选了几千人大厂的篮球队。篮球一度在他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接触斯诺克是个偶然的机会。吕老师所在的单位是上海市长宁区所属不多的大企业之一,各项体育活动蓬勃开展,尤其是在斯诺克项目上独具优势,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拥有一名专业的台球裁判。1987年这位裁判因故调离单位,需要有人接替,作为企业“著名”的体育积极分子,吕老师被工会列为最佳培养人选。虽说心思都在篮球上,但组织决定又岂可不从? 就这样,32岁的吕老师一脚踏进了台球圈,大概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进就与台球结下了不解之缘再也不能自拔,如今一晃已是20年光景。

吕老师是个认真的人,做一行专一行,领受任务后,学打球学裁球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其实,他还是有些台球功底的,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上海流行一种玩法与台球相类似的活动,叫康乐球,而吕老师的大哥则是家附近有名的康乐球王,方圆数里鲜有对手。吕老师从小耳濡目染,跟着学了两手,没想到在台球中派到了用场。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定的功底加上刻苦的学习训练,短短一年中,吕老师在打球和裁判两个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球技到了一定的阶段,吕老师就想参加比赛掂量掂量自己的真实水平了。正巧,1989年上海创办了首届斯诺克让分赛。所谓让分赛,通俗地说就是让不同水平的斯诺克选手都来参加比赛,根据选手的水平不同,让一定的分数,使双方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值得一提的是,这项比赛后来成长为上海最有特色的赛事之一,参赛人员最多、影响面最广,至今已举办了十一届,涌现出了众多斯诺克“草莽英雄”。

言归正传。有了让分制,血气方刚的吕老师对比赛更有信心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小组出线应该不成问题”。然而,运气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抽签结果一公布,吕老师心里就发毛了,因为他被结结实实地抽进了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上海是改革开放台球运动复苏之后发展较快的城市之一,民间斯诺克高手藏龙卧虎,与吕老师同为一组的选手都是当时上海台球界中的硬角色,其中甚至包括老牌全国冠军、上海滩的第一高手孙麟伯。比赛的结果可想而知,尽管有着让分的优势,但吕老师还是十分“惨烈”地倒在了小组赛中。

然而,这一场失败也让吕老师开始反思自己的台球之路,并且做出了可能影响他一生的抉择。他深深地意识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自己已年过三十,拜师学艺在运动成绩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但裁判工作则有所不同,至少它不受年龄的制约。相反,多一点人生经验对裁判工作有益无害。

吕老师说,通过一年多的实践,自己对裁判工作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做裁判的感觉很神圣,需要很强的责任心和大局观,就像法官一样,每一次判罚都代表着比赛的公正性。裁判工作所折射的内涵与自己的个性与追求相吻合。更何况,裁判与球员一样都是衡量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台球运动水平的标尺,两者缺一不可。

有了这一番思考,吕老师坚定了自己在台球运动的方向与角色,那就是,孜孜不倦地做一名优秀的台球裁判,为上海为中国的台球运动发展尽到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时隔20年,我们似乎也应该庆幸吕老师的那场失败,正是有了这场失败,中国台球界至多少了一个三流球员,而得到的却是一名一流的裁判员。

(二)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信念是最大的动力。在随后的两年中,吕老师开始在上海台球界崭露头角,各方面能力都提高很快,得到了很多前辈上海市台球协会领导的肯定与注视。

1995年底,中国台球协会在四川成都举办第一届裁判培训班。由于在市级比赛中表现出色,在上海市台球协会秘书长徐荣根的推荐下,吕老师与其他两名裁判一起踏上了学习之旅。这个培训班后来被誉为是中国台球裁判界的“黄埔军校一期”,共有50余人参加培训。如今活跃在国内国际赛场、在各省市协会担任裁判长的那些中国知名裁判大都参加过这届培训班。

“为我们授课的老师都是当时中国台球界响当当的人物,如中国台球协会秘书长唐凤翔、国际裁判李凤山、降振远等等。授课资料是从世界台联厚厚一本英文原版书中直接翻译过来的,十分权威。五天的培训,讲规则、讲球例、讲阵容编排、讲仪容仪表,讲裁判的重要性,让我如饥似渴,受益匪浅。在学到新知识的同时,我也结交了全国各地很多裁判朋友。这次学习应该是我裁判生涯的一个转折,它引领我走上全国台球界的裁判舞台”,吕老师不无感慨地说。

事实也是这样,从那以后吕老师在中国台球界声名鹊起,经常出任全国赛事的裁判长,并在上海市台球协会担任了裁判委员会主任的职务。五年之后的2000年,中国台协在深圳举办第二期培训班,当年的青涩学员吕老师已一路成长为中国最优秀的台球裁判之一,受中国台协的邀请登上了授课的讲台。

 

(三)

在很多人眼里裁判工作很风光,可以“免费”到全国各地很多地方。其实,作为业内的一员,记者就深深感受到了裁判“风光”背后的艰辛与付出。这个观点得到了吕老师的认同,并讲述了他在执裁中的好多个令人难忘的“第一次”。

“1996年 乐乐杯 全国台球赛在上海临青宾馆举行,这是我第一次担任全国比赛的副裁判长并在电视直播的状态下执裁冠亚军决赛。争夺冠军的是湖北的高峰(代表深圳)和新疆的哈斯木(代表北京星牌),两人都是当时台球界的好手,知名度都比我高得多。比赛时我比球员还要紧张,一紧张就容易犯错,又碰到一个从没遇到过的球例,我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判罚。当裁判长赶过来解决时,离判罚已经有7、8分钟了,电视一直在直播,我当时真的是汗流浃背,度秒如年。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球例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2000年我第一次去吉林长春参加IBSF的世界业余斯诺克锦标赛,当时接到中国台协的通知非常兴奋,比赛虽然在国内打,却是货真价实的国际赛事!接到通知到比赛只有4-5天时间,我争分夺秒做了很多案头准备工作,背英语单词、背分数 。还找来懂英语的同事为我突击训练。比赛中的一幕我印象很深,当时我判了一位外国选手无意识救球,可能看到我是新面孔,他有点欺生,表示不服判罚,并找来了新西兰籍的裁判长,我请翻译陈述了判罚理由,裁判长立即表示判罚正确,维持了我的判罚,那个选手也再无异议。经过这个事情,我觉得中国裁判要想在国际赛场上站住脚,不仅要把规则理解透彻,更要有自信,只有这样才能树立权威”。

“2003年,IBSF在广东江门举办了比赛,我再次参加裁判工作。时隔三年,这次执裁我感觉游刃有余,IBSF的裁判长和竞赛总监都给了我很高的评价,给了我执裁女子的冠亚军决赛的机会”。

“也就是在这次江门的比赛期间,我参加了亚台联国际级裁判的考试。当时的考试有3个官员,参加考试的裁判中中国有12个,国外有10多个,其中6个裁判是特地从中东飞过来的。考试前只培训了3个小时,然后就一个个进去考。考试内容说简单也很简单,说不简单也有些难度。第一题考摆球,然后是几个有些复杂却不刁钻的球例,我都很顺利的通过了。突然一位考官冷不丁地问我:选手应该打红球的,结果红球没打进,把绿球撞进去了,罚几分?我当时就是一愣,不会有这么简单的吧?我脑子快速反应了一下,清了清喉咙说:4分。考官会心地朝我笑了笑。因为之前几位外国裁判都考了40来分钟,而且都没通过,我盘算着决赛快要开始了,跟考官商量说要不我先上场裁球,等比赛结束继续考试?他们说不用了,已经考完了。我出来一看时间12分钟,心里暗想应该是通过了。后来果不其然,拿到了亚台联颁发的A级裁判资格证书”。

“事后我仔细回忆了考试过程,感到考官的思路是正确的,考题看似简单,其实不然,考的是功底。就说摆球吧,大家都会,但要真正符合世界台联的规范要求,没有平时的训练是绝对做不到的。突发冷箭的那题则是考你的自信和应变能力,这些都是做裁判的基本要素。这次考试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所以我在培养年轻裁判的时候,也十分注意基本功的训练,因为没有这些基础的东西,你就做不成一个好裁判!”

(四)

2008年年末的奥地利之行,令吕老师终身难忘。在这十天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记忆犹新,如数家珍。

“国际台球联合会(IBSF)举办的世界业余锦标赛10月26日在奥地利的小镇威尔茨(Wels)拉开序幕。受中国台球协会的委派,我和另一位上海裁判诸瑛有幸与世界各国45名优秀裁判一起参与了本次比赛的执裁工作”。

“在我刚从事裁判工作的时候,我就梦想着自己总有一天要站在裁判员的最高领奖台上。国际台联是唯一给裁判颁发金、银章的机构。所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抓住这次展现中国裁判能力与价值的机会,把梦想变成现实。本次比赛运动员100多人,执裁任务相当重,每天两场,平均5、6小时的工作量。但大家都是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懈怠。国际台联的考官们连续10天对所有裁判进行明考暗察,考核项目分门别类,细到极致。通过考核,5位考官给我和诸瑛打出了高分,对我们的执裁水平和能力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同时我们也获得了执裁男子半决赛和女子决赛的机会,各国同行纷纷前来祝贺。在闭幕式上,裁判长为我和诸瑛颁发了裁判员的最高奖——金章”。

“在奥地利虽然工作很辛苦,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游览异国风光,但我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把这里当成起点,为我为之奋斗的台球事业,我会继续努力”。

“奥地利是我圆梦的地方,更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五)

从长春国际赛初出茅庐到站上中国公开赛八分之一决赛的舞台,直至金章佩身,吕老师的执裁经验越来越丰富,风格越来越成熟。但在他的心中总有一个小小的缺憾,很多优秀的国内裁判也因为这个缺憾而无缘更改级别的赛事,那就是语言关。

吕老师坦然地说:“每当参加国际赛,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语言这个环节。其实这个事情我很后悔没有听母亲的话。”

说到这里,一向快人快语的吕老师明显放慢了语速,职业敏感让记者感觉到,这个细节中必定隐藏着一段感人的故事。于是,我不再发问,静待下文。

吕老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道来。

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生前一直跟我住在一起,我们母子两人相依为命。母亲从小的家教很严,不允许我走任何歪道,但母亲又是一个开明大气的人。说实话,我刚接触台球的时候,台球运动在社会上的名声并不好,亲戚好友们都很难想像,母亲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去从事台球工作。但是母亲做到了,至始至终母亲都没有反对过我的决定,她甚至很早就预见到了台球运动迟早会兴起,而且会越来越好。这一点比我们圈内人看得都透,令我佩服不已。

因此,在我做了裁判之后,母亲就鼓励我学英语,还为我联系了老师,当时我工作比赛都比较忙就耽搁下来,老是推脱再说再说。她当时的话我记得非常清楚:本事是自己的,谁都拿不走,机会来了就能抓住。你现在不学,以后机会放在眼前,就算别人捧你,你也捧不上去啊!那时我根本没想到那么长远的事,现在回想起来真的非常后悔。

由于儿子喜欢台球,母亲也特别关注。1999年在上海举行的斯诺克国际赛一天直播三场,她一场不落场场都看,对奥沙利文、戴维斯、希金斯等球员如数家珍,当时她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除了国际比赛,我们国内的、上海的比赛只要是电视里播的,她都要看,如果是我做裁判的,她就更加关注了,在礼仪服装上有什么不足她都会等我回来告诉我,提好多建议。做裁判经常要出差,对此母亲特别理解,我每次去外地裁球,她总是帮我准备好行李,还提醒我有没有忘带裁球工具,每次比赛结束她都会做好我喜欢吃的饭菜等我回来。

我妈妈虽然邻居同事都说我是个大孝子,但我自己觉得母亲在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由于台球我亏欠她许多,很多遗憾现在已无法弥补……

     吕老师说不下去了,眼圈红红的,声音有些哽咽。背景音乐也恰到好处得停顿了一下。当音乐再度响起时,吕老师也适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继续讲述他与母亲的故事。

母亲是2004年3月走的。2月份“安利斯婷杯”全国团体锦标赛之前母亲腿就不好了,腿疼走不了路。老人家说我说,全国比赛就要开始了,你忙你的,送我去住院治疗吧。比赛19号开始,18日我把她送进了第六人民医院。每天比赛间歇我都抽出一个小时去医院看她。开始的几天病情还比较稳定,母亲老说比赛这么忙,你又是裁判长,医院和赛场离得远,不要跑来跑去看我了,会影响你工作的。

没想到住院第四天病情就有了变化,我去探望时,她眼睛老是望着天花板不看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眼睛看不清楚了,我赶紧叫医生。医生检查之后说是脑梗引发的。那时,比赛正是最忙的时候,正巧我姐姐回国探亲我就将母亲托付给她,又回到了赛场。我天真地以为母亲还会好起来,我还会有许多时间来照顾她陪伴她。

说到这里,吕老师顿了顿,做了一个深呼吸。我知道,这个时侯他需要控制一下情感。

上天还算待我不薄,比赛结束后,给了我整整十天的时间来陪伴母亲。 3月10日早上我陪完夜,为母亲去买生活用品,11点时接到医院电话说母亲情况不好,叫我立即赶往医院。但是那个时段上海正是堵车高峰,我11:30赶到医院,得知母亲11:25已经离世,就差5分钟,我没能看到她最后一面。

医生告诉我说人体唯一不会再生的细胞就是脑细胞,脑梗的最佳治疗时段是发生脑梗后的2-6小时,超过这个时间就回天乏术了。站在母亲的床前跟母亲说:儿子为了台球没能好好照顾您,如果我不是忙着比赛,一直陪着您,就能早一些发现脑梗的病情,您也不会走得那么快。虽然我非常非常后悔,但是相信你会理解儿子。儿子能对裁判工作这么认真、坚持、一丝不苟,也得益于您的言传身教,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听母亲的话把英语学好。现在台球形势这么好,如果那时好好学,可能还能把工作做得更好。

现在每年清明冬至,或者梦见她了,我都会去她坟前跟她说说话。跟她说说话,我心里会舒服很多。母亲去世后的第一次比赛我是去广州,到了广州我习惯性地往家打电话回家报平安,没人接,才想起母亲已经不在了,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心里空荡荡的。之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才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我在《中国台球》杂志上写过一片文章《请为他们喝彩》就是写给几名裁判的,为了台球事业,我们付出了很多。广东裁判王朝晖的父亲也是在他出差期间突发脑溢血去世的,江苏裁判施明的父母都是他在外面比赛的时候查出身患癌症,后来相继去世。裁判们全国各地跑,其实真的没有在哪个地方是好好地玩过的,即使是事先想玩两天,但是真的比赛结束了,也就订票回来了,因为我们心里都惦记着家啊!

从奥地利回国的第二天,我就把这枚金章带到母亲的坟前,我要让她一起分享我的快乐,如果母亲还健在,不知会有多开心。我能走到今天,和母亲的理解和支持是分不开,只要我在台球方面有一份荣誉,就要与您一起分享,因为——这枚国际金章里有您的一半!

(六)

静静地听完了吕老师动人的讲述,看看手表,采访也进行快两个多小时,于是我用了一个很“星光大道”式地提问来结束这次访问。

“吕老师,再此恭喜你获得国际金章,此时此刻您还有什么需要通过我们对大家说的吗?”

国际裁判的素养在这刻再一次体现出来,吕老师很快从刚才的思绪中摆脱出来,很诚恳地说:“回顾自己从事裁判工作的20多年,我要衷心感谢一路栽培我的上海台协、中国台协,还有众多领导、裁判员、球员、媒体、台球爱好者的支持,没有大家的关爱,我将一事无成。2009已经到来,藉此机会,我要向全国裁判员问好,祝大家新年快乐!最后我想对有志从事裁判工作的朋友说几句心里话,不管做那个行业都要有坚持不懈的精神和兢兢业业的态度,台球运动的前景是光明的,台球裁判们会在这个舞台上实现你们的自身价值。我坚信!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